面談學生的故事

釋見石

 

小雨的故事

    就讀屏東高工的小雨(化名),在面試時顯得寡言木訥,深談之後,發現小雨承受著比一般孩子更大的壓力。小雨成長於單親家庭,對於父親,他記憶模糊。父母離婚後,父親就不曾再聯絡,更沒有經濟上的幫助,家中共有三個小孩的養育、教育費用全由母親擔任居家看護維持,去年母親檢查罹患乳癌第三期,龐大的醫療費用讓本來已經沈重的經濟壓力更是雪上加霜。

    小雨的姊姊就讀私立輔英科技大學護理學院,住宿費用加上生活費用極高,懂事的小雨,為了減少母親的壓力,為了省下每天46元的公車費用每天騎三十分鐘腳踏車通勤,下課回家後,除了照顧仍就讀幼稚園的妹妹外,還在火鍋店的廚房打工三小時,直至深夜才拖著疲憊的身驅返家,簡單的整理後,才有時間坐下來完成當天的功課,雖然如此,在校成績仍保持在前十名。週未假日更是整天在火鍋店裡打工,粗糙的雙手,燙傷的烙記,為的就是希望能幫忙母親分擔一些經濟上的壓力,希望母親能少接點看護的工作,能有些時間多調養身體。

    就讀高一的小雨,比起一般的孩子有著更多的思緒與承擔。在面談之後,關心地詢問他母親身體的狀況,只見那他眼眶泛著淚,沉重地看著窗外。雖然,我們的助學金並不能給予小雨完全的幫助,但相信有了這份關心與支持,會讓小雨有更大的勇氣去面對命運的挑戰。

 

小原的故事

    小原(化名),就讀於宜蘭高中為足球校隊,去年獲得全國高中賽冠軍,在校成績中等,個性活潑開朗,稚氣的臉龐中,帶著一抹超齡的成熟,陽光的外表下,卻有著不為人知的背景。單親家庭,小原的父親在過世前留下大筆債務,家中經濟由母親一人承擔,家中有七個成員,除了四個在學的兄弟外,還有雙眼失明的外公,體弱多病的外婆,生活費、學費、醫藥費已將小原的母親壓得喘不過氣。幼時無知叛逆,常常頂撞母親,直到一次,在夜裡看到母親一人在房裡啜泣,小原仍不懂為母親為什麼流淚,只想到自己身上的錢已花完,偷偷拿了母親的錢包,才發現,母親的錢包裡剩不到三百元。這時他才驚覺,母親為了這個家,承受了多大的壓力。

    自此,小原不再跟母親拿錢,利用假日四處打零工,工廠裡搬鐵塊,豔陽下在十字路口發傳單、市場裡叫賣涼水……都可以看到小原的身影,每天練球,球鞋經常兩個月就破損,小原也捨不得換鞋,總是撐到不能再穿才敢買新鞋。

    助學金的資助,讓小原減少了些學費上的壓力,認助他的叔叔經常的關心與鼓勵,讓小原更有自信,對未來有了更多的憧憬。曾經問到小原未來的志向,他天真的說道,未來想報考消防隊員,因為消防員可以救人,可以幫助人,在小原憨傻的笑容中,看到一股生命的堅韌與希望。

 

仁豪的故事

    就讀台東大學的仁豪(化名)有著黝黑帥氣的外表,靦腆憨直的笑容,參加系上籃球隊,十足的陽光男孩。自幼跟著祖父母在恆春的漁村中長大。祖父早年在遠洋漁船工作,父親是建築工人,母親在工廠擔任大夜班的作業員,都是社會底層的藍領階級。年幼時,父母帶著弟妹到台中打拼,獨留仁豪在恆春給爺爺奶奶照顧,仁豪的教養工作就落在爺爺的身上,對仁豪而言,祖父母更像是自己的親生父母。自從奶奶中風後,爺爺辭去工作,專心照顧奶奶,家中的經濟就只靠兩人的老人年金維持。

    當仁豪申請助學金時,父親已是肝癌末期,農曆過年前,認助他的叔叔準備寄發新春紅包時,與仁豪聯絡確定郵寄地址時,聽到話筒的那端傳來唸佛機的聲音,詢問之下,才知道仁豪的父親已經病逝了。在喪事之後,仁豪與我長談,面對父親的病逝,心中雖有百般的不捨,但在記憶之中,對父親的印象是模糊的,找不到與父親的交集。他曾經怨恨父母,曾經覺得自己是個爸媽不要的孩子,直到長大後,他才能了解,因為他年紀比弟弟妹妹大,能照顧自己,所以留在爺爺奶奶身邊。還沒來得及跟爸爸相處,爸爸卻已撒手人寰。

    父親走後,他更擔心在工廠上大夜班的母親,要照顧年幼的弟妹,經濟上是否能支撐得過來,爺爺日益老邁,卻也沒能享清福,每天照顧中風的奶奶,省吃儉用,四處為他籌措學費,為生活而擔憂。學校課業繁忙,經常在實驗室待到深夜,仁豪只能利用暑假在大賣場當搬運工賺取生活費用。仁豪十分感謝助學金讓在生活上有些許的補貼,減少些爺爺的經濟壓力。

 

聯繫我們

EEP Foundation, Inc.

41-25 Kissena Blvd., #120

Flushing , NY 11355

USA

Tel: 718-888-2367 Ext. 106
Fax: 718-445-3682
Email: 该Email地址已收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。要显示它您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JavaScript。

捐款表格